关于我们注定会结束的爱情

是 2019 最后的周末了。

回望过去的一年,发现基本想干的事情都没干成;那个女孩的终于离去,当时的目标的没有达成,拖延症的继续。

后来花了一些时间调整状态,收获不大。写了《近况》的文章,继续调整状态,收获仍然不大。中间也有过一段简单的感情投入,是还未开始就已结束的喜欢,结局是毁坏。

后来又发生了一些特殊事件,对我的触动颇大。简单而言,

如果我们最终都将化为尘土,关系总有一天会主动或被动断开,
那么,
使关系的双方痛苦之和最小的方案,
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要开始?

乍一看有道理,但我直觉并非如此。

人总是社会动物,性格再内向,也需要认同感和关怀,甚至某种意义上更加需要。

不好意思,打一个很多人会感觉出戏的比方。你可以不读。

在一个架构中(或许其他非软件系统的架构也适用),组件越底层,可靠性要求越高,往往我们通过引入各种冗余度的形式予以处理;但如果没有的话,你只能靠自己。如果你崩溃了,结果就是崩溃,没有问题。

恢宏的现代社会信息架构,无数层的业务逻辑相互堆积、依赖、成就。在这摩天大楼的底层,是 libcstd、内核、文件系统、内存管理器之类的东西。显然 std 自己必须是 #![no_std] 的!

如果我们是内核,同样是操作某一款硬件,上方的组件们可以使用清楚的一两句话达成目的,但我们要向 0x10080000 地址写这写那,还要记得等待 1 微秒之类的事情。

如果我们是内存管理器,同样是需要 16K 内存,上方的人们只要报出一个数字,我们却必须仔细查阅、维护我们的账本。

他们做这件事只要动动嘴就好了,但我们不能。因为我们就是提供这个服务的人!如果哪一天我们崩溃了,就再也没有人提供相同的服务了,所有构造都会随之倒塌。

内向的人,一般有什么负面情绪都自己扛;但这有个问题。

本身内向的人在社交活动中就会耗散能量(输送给外向的人了),需要靠独处来回复能量;但如果自身回血的机制出了问题呢?谁来给你回复能量?

因为一件事情有风险就不做,因为进攻会输得更惨就一味防守,最终只会更加地失败。

一场球赛中,防守是不能给你带来分数的。你必须进攻。

与人相处、做事情,你不说话,别人没义务问你需要什么,你就没有信息和资源。你必须主动发起哪怕一两个话题。

如果我们终归一死,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用出生?

如果一个企业终究要结束运营,是不是所有创业者都是傻叉?

现在再无用的你,也总会有你存在的意义。

我的人生,至今可以说是 50% 的一事无成;学了很多东西,工作上需求还是做不完,一年了自己的个人项目一个都没有进展。想推的事情推不动,想做的变化做不来。

我是不是要去死一死好了?

并不是这样的。因为回望过去,哪怕与半年前的自己对比,也能看到至少有一些东西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了。至少半年前的自己,虽然刚刚经历了分手的冲击,但仍然把主要原因归结于对方;工作上,虽然已经有了需求做不完的征兆,但仍然没有去分析为何效率降低。

与两年前的自己对比,庆幸当初没有选择拿家里所剩无几的资金去创业;那样的话直到死掉,都不会能明白死掉的真正原因,而且一定会被刺破公司面纱,连带着整个原生家庭跌落谷底。

现在的我,虽然仍然无用,但至少对世界的认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清晰。这样的话,下一次的努力,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,会不会就成功了呢?

何况实际上当然不可能只有万分之一?

背负着过去的人们值得更好的未来。

我们活了这么些年了,经历过的失败是个人估摸着都能写本书。情感上尤其如此;永远无法抚平的裂痕,永远见不到的人。淡忘许久的事,在最不设防的时刻轰然敲门。

但只要我们没有失去生命,还活蹦乱跳的,就我们而言,总可以给到下一个人最好的自己。

我打过两场架构师实战训练,两场都是组员选出的首席架构师。第一场开场前放出豪言,取了锋芒外露的队名,最后却堪堪倒数第二。学到了很多。不久之后的第二场,我仍然放言带领队伍走向胜利,还好,这次还真做到了。

我说话往往不会考虑听话人的信息需求,给对方塞很多我觉得可能有用,但对方真的不需要的信息。花了很久的时间,从完全意识不到,到能有 10% 时间意识到“该停下了”。

分手之后也过了好久,回望从前,很多事情,都是我不好。虽然已经不会再读消息,不会再看我的文章了,但如果你看到,我放下了。虽然我们应该不会再在一起了,但我们都是更好的自己了。愿我们的下一段爱情都能更幸福一些!

恋爱学院,男票专业。本科毕业,研究生挂科。重修之后,仍然不过,留级了。与之前的同年级搭档分开了。新的一年又要开课了,这次的搭档会是怎样的一颗灵魂呢?

但上一周目的装备还在,虽然等级回到 1 了,我感觉下一个你的游戏体验会更好的,说不定还能赢!

虽然无论输赢都是 Game Over,游戏总有结束,学生总要毕业;但期间我们是快乐的。

如果你与我一样,性格也内向,举止也独立乖张;我们会有广阔的自由。

尽管多数的路都是各自走,
但万一谁到了濒临崩溃的时候,
ta 会有纯粹的温柔。

如果有一天不再能守候;
我们各自怀抱着过去远走,
变成更好的自己,
去向更好的爱情。

这是内向而独活的我们,
注定要结束的爱情,
所散发的全部光芒,
像每颗恒星都注定死亡。

愿年轻的人们都能收获美好的爱情,编织专属的回忆。

愿我也能!